financial services

投資基金:美國

數十年創新精神,服務投資基金客戶

德杰是金融服務公司、資產管理公司及投資基金的領先顧問,我們的客戶即包括小型初創企業和精品公司,也包括世界最大的金融機構。在40多年以來,我們一直在這一領域持續創新,可謂規模最大。

我們還連續多年被《錢伯斯美國》評為投資基金領域的頂尖律師事務所,自該刊物出版發行以來,其一直將本所列為註冊基金領域的一級律師事務所。《法律500強·美國》指出,德杰“被公認為美國專業註冊基金專家團隊之一”,并評論稱“(德杰)團隊提供及時、周到、準確的答案,且其服務的力度和深度均受讚譽。”(2017年),德杰的投資基金業務也獲得《國際金融法律評論》(2017年)、《實務法律公司》和《最佳律師》(2017年)的認可。

本所律師就與投資基金有關的各種法律服務提供建議、諮詢和協助: 

  • 基金生命週期事務——新產品開發;基金構建與成立;證券發行;全球營銷、宣傳和分銷;資金重組交易和合併;合併、收購和戰略聯盟;場外衍生品交易和交易所買賣衍生品交易。
  • 管理與治理——定價、交易和流動性事務;基金治理;投資者陳述;稅務結構、員工福利及ERISA事務。
  • 監管——合規和執法;投資公司和投資顧問監管;商品期貨監管;保險產品監管;經紀交易商監管;銀行監管。
  • 調查與訴訟——監管機構的審查、檢查、質詢和調查;制裁和反洗錢行動;商業和證券訴訟。

 

法律和監管領域的經驗

德杰許多律師擁有擔任多年內部法律顧問和監管者的經驗。他們在全球和區域性資產管理和經紀公司以及美國監管機構(如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金融業監管局(FINRA)、聯邦住房貸款銀行董事會(FHLBB)、聯邦儲蓄和貸款保險公司(FDIC)、貨幣監理署(OCC)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擔任過關鍵職位。

有許多德杰的律師都是傑出的行業領導者,他們在投資公司研究所(ICI)、互惠基金董事論壇(Mutual Fund Directors Forum)和管理基金協會(Managed Funds Association)擔任或擔任過要職。

互惠基金

我們的律師協助互惠基金及其顧問進行資金組織和註冊,以及制定和執行合規和監管監督程序。 

我們就可能影響資金及其投資顧問的一系列聯邦和州法律、規則和解釋性意見提供建議。相關建議涉及金融和監管合規與報告、披露義務、交易和經紀規範、誤差修正、非金錢利益合規、估值事務、反洗錢、《S-P條例》隱私政策、代理投票、帳簿與記錄要求、分銷規範、招攬和廣告限制、網站合規,以及有關的稅務和ERISA事務。

封閉式基金

德杰向成立封閉式基金並努力滿足監管合規要求的客戶提供建議。我們幫助客戶開發創新的封閉式基金結構,其中包括首批註冊的“對沖基金之基金”之一,以及首個封閉式基金“結構性股權暫擱”發行。我們亦幫助數位客戶回應了與2008年競標收益率的優先股市場失敗有關的問題。 

我們的律師協助客戶進行:

  • 代理權爭奪戰防禦
  • 封閉式期間基金
  • 折扣管理,包括有管理的分銷計劃、股票回購等策略
  • 認股權發行
  • 收購要約
  • 杠杆(信用額度、衍生工具、招標期權債券計劃等)
  • 封閉式基金去杠杆化
  • 獨家和不尋常的交易(需要從SEC獲得特殊豁免的二次發行及基金關聯方進行的基金份額發行等)

自1981年以來,我們曾擔任為在俄羅斯、中國、越南、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國、日本、墨西哥、西班牙、葡萄牙、斯堪的納維亞及其他國家投資而組織的許多美國封閉式基金的法律顧問。我們也為在各國投資而組織的封閉式基金的承銷商擔任法律顧問。

銀行發起的共同基金和集體投資基金

德杰律師就建立和運營銀行發起的共同基金和集體投資基金各方面事務向客戶提供建議。我們就適用於銀行發起的共同和集體投資基金的聯邦和州監管要求(包括適用於這些產品管理和運營的稅務、證券、ERISA、銀行和信託法律),提供指導。 

客戶經常要求我們就維持SEC對於豁免註冊集體投資基金所適用的規定提供有關建議。我們協助金融機構和投資諮詢公司發行作為401(k)界定的投資期權和類似退休產品的集體基金,且我們就使用共同信託基金作為針對免稅和非美國機構投資者的投資工具提供建議。

德杰的客戶亦依賴我們就使用集體基金作為投資另類資產類別的工具,提供指導。我們亦曾就將共同和集體基金轉為在SEC註冊的專有互惠基金,向金融機構提供諮詢。

獨立董事/受託人

德杰就信託責任和監管事務,向許多獨立董事和受託人提供建議。我們在金融服務行業法律、監管和商業層面的廣泛諮詢經驗,使我們能夠瞭解董事會審議事項的關鍵方面(特別是隱藏的風險),並能提供實用、公正的建議。

另外,由於本所的地理廣度和專業深度,我們的團隊可以就稅收、跨境複雜性以及具體的監管和訴訟風險,提供廣泛的建議和創新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