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ial services

投资基金:美国

数十年创新精神,服务投资基金客户

德杰是金融服务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及投资基金的领先顾问,我们的客户即包括小型初创企业和精品公司,也包括世界最大的金融机构。在40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这一领域持续创新,可谓规模最大。

我们还连续多年被《钱伯斯美国》评为投资基金领域的顶尖律师事务所,自该刊物出版发行以来,其一直将本所列为注册基金领域的一级律师事务所。《法律500强·美国》指出,德杰“被公认为美国专业注册基金专家团队之一”,并评论称“(德杰)团队提供及时、周到、准确的答案,且其服务的力度和深度均受赞誉。”(2017年),德杰的投资基金业务也获得《国际金融法律评论》(2017年)、《实务法律公司》和《最佳律师》(2017年)的认可。

本所律师就与投资基金有关的各种法律服务提供建议、咨询和协助: 

  • 基金生命周期事务——新产品开发;基金构建与成立;证券发行;全球营销、宣传和分销;资金重组交易和合并;合并、收购和战略联盟;场外衍生品交易和交易所買卖衍生品交易。
  • 管理与治理——定价、交易和流动性事务;基金治理;投资者陈述;税务结构、员工福利及ERISA事务。
  • 监管——合规和执法;投资公司和投资顾问监管;商品期货监管;保险产品监管;经纪交易商监管;银行监管。
  • 调查与诉讼——监管机构的审查、检查、质询和调查;制裁和反洗钱行动;商业和证券诉讼。

 

法律和监管领域的经验

德杰许多律师拥有担任多年内部法律顾问和监管者的经验。他们在全球和区域性资产管理和经纪公司以及美国监管机构(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金融业监管局(FINRA)、联邦住房贷款银行董事会(FHLBB)、联邦储蓄和贷款保险公司(FDIC)、货币监理署(OCC)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担任过关键职位。

有许多德杰的律师都是杰出的行业领导者,他们在投资公司研究所(ICI)、共同基金董事论坛(MFDF)和管理基金协会(MFA)担任或担任过要职。

互惠基金

我们的律师协助互惠基金及其顾问进行资金组织和注册,以及制定和执行合规和监管监督程序。 

我们就可能影响资金及其投资顾问的一系列联邦和州法律、规则和解释性意见提供建议。相关建议涉及金融和监管合规与报告、披露义务、交易和经纪规范、误差修正、非金钱利益合规、估值事务、反洗钱、《S-P条例》隐私政策、代理投票、账簿与记录要求、分销规范、招揽和广告限制、网站合规,以及有关的税务和ERISA事务。

封闭式基金

德杰向成立封闭式基金并努力满足监管合规要求的客户提供建议。我们帮助客户开发创新的封闭式基金结构,其中包括首批注册的“对冲基金之基金”之一,以及首个封闭式基金“结构性股权暂搁”发行。我们亦帮助数位客户回应了与2008年竞标收益率的优先股市场失败有关的问题。 

我们的律师协助客户进行:

  • 代理权争夺战防御
  • 封闭式期间基金
  • 折扣管理,包括有管理的分销计划、股票回购等策略
  • 认股权发行
  • 收购要约
  • 杠杆(信用额度、衍生工具、招标期权债券计划等)
  • 封闭式基金去杠杆化
  • 独家和不寻常的交易(需要从SEC获得特殊豁免的二次发行及基金关联方进行的基金份额发行等)

自1981年以来,我们曾担任为在俄罗斯、中国、越南、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国、日本、墨西哥、西班牙、葡萄牙、斯堪的纳维亚及其他国家投资而组织的许多美国封闭式基金的法律顾问。我们也为在各国投资而组织的封闭式基金的承销商担任法律顾问。

银行发起的共同基金和集体投资基金

德杰律师就建立和运营银行发起的共同基金和集体投资基金各方面事务向客户提供建议。我们就适用于银行发起的共同和集体投资基金的联邦和州监管要求(包括适用于这些产品管理和运营的税务、证券、ERISA、银行和信托法律),提供指导。 

客户经常要求我們就维持SEC对于豁免注册集体投资基金所适用的规定提供有关建议。我们协助金融机构和投资咨询公司发行作为401(k)界定的投资期权和类似退休产品的集体基金,且我们就使用共同信托基金作为针对免税和非美国机构投资者的投资工具提供建议。

德杰的客户亦依赖我们就使用集体基金作为投资另类资产类别的工具,提供指导。我们亦曾就将共同和集体基金转为在SEC注册的专有互惠基金,向金融机构提供咨询。

独立董事/受托人

德杰就信托责任和监管事务,向许多独立董事和受托人提供建议。我们在金融服务行业法律、监管和商业层面的广泛咨询经验,使我们能够了解董事会审议事项的关键方面(特别是隐藏的风险),并能提供实用、公正的建议。

另外,由于本所的地理广度和专业深度,我们的团队可以就税收、跨境复杂性以及具体的监管和诉讼风险,提供广泛的建议和创新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