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igation

调查和白领犯罪辩护

为处理白领犯罪案件订立标准

客户就调查和白领犯罪的问题寻求德杰协助是有多个正面理由的:

  • 管理大型、复杂和高风险调查的领导者。
  • 在几乎所有白领犯罪的辩护领域,德杰都能成功地代表客户取得最佳结果。
  • 德杰的全球业务使我们能够代表客户处理单司法管辖或多司法管辖的事宜(刑事案件、内部调查和执法事务 )。
    •  在美国,我们经常在司法部、证券交易委员会和所有其他联邦机构、国会、以及州检察长、州和地方检察官以及其他政府和监管机构代表客户。
    • 我们对顶级美国以外的监管机构亦有丰富的经验。其中包括英国的重大诈欺犯罪侦查署、女皇陛下税务及海关总署、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及亚洲和欧洲类似的机构。
    • 我们同样善于处理受瞩目的案件,危机管理和谨慎并需远离媒体的事宜。

我们的客户跨越不同行业,包括公共和私人企业; 行政人员、高级人员等个单位; 董事会和审计委员会。

全球卓越的经验和专业知识

德杰是由具有丰富经验和专业知识的律师团队组成的。在美国,这包括纽约南区的前联邦检察官、几位前助理联邦检察官、前助理司法部长,以及来至主要机构和其他政府机构的高级律师。一些德杰的律师是美国出庭律师协会的就任者。

德杰近三分之一的诉讼律师身在美国以外的主要商业中心。而在美国,许多的德杰诉讼律师在最高级别的公共服务上都有杰出表现。

我们的调查和白领犯罪律师位于美国各地,包括纽约和华盛顿,以及伦敦、莫斯科、巴黎、香港和新加坡。

重点领域

  • 内部调查

内部调查可能面对一些特别困难的挑战:即使结果是有利的,公司和员工也有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审查,这样不但损害他们的声誉,而且可能将其暴露于刑事、民事和监管责任。

德杰在内部调查的各个阶段代表了客户,并在各种事务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们对监管机构和执法机构的熟悉程度和频繁互动增强了我们保障客户利益的能力。

  • 有关证券事务的刑事和监管辩护

德杰代表上市公司、主要金融机构、各类投资经理、经纪商、审计和特别诉讼委员会以及涉及证券相关事宜的高级管理人员。

我们除了有诉讼的能力外,客户还受益于我们在证券执法、法规合规,资本市场和公司治理方面的深厚优势。

在美国,我们经常处理司法部、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联邦贸易委员会和美国金融业监管局的事宜。 我们也处理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香港的事务。     

  • 刑事反垄断调查诉讼

德杰在反垄断辩护方面的实力是建基于深层次的专业知识、精通的诉讼技巧和着重对我们客户业务的了解并渗透到公司的DNA。我们的刑事反垄断律师帮助客户解决近年来已经变得普遍的复杂多机构犯罪和卡特尔调查。

我们最经常地在没有被挑战甚至没有谈判关于补救的情况下,解决合并调查。我们在法庭上成功挑战并购,无疑加强了我们的声誉。 我们在受瞩目的卡特尔调查中的表现同样强劲:我们经常强迫终止对方的诉讼或成功大幅减少罚款金额。

  • 虚假陈述法和公益代位案例辩护

我们的律师为许多政府提出的虚假陈述法辩护,也为举报人指控其雇主欺诈政府的公私共分罚款之诉案例辩护。

客户来到德杰寻求协助,不仅是因为我们丰富的经验,也是为了这些经验的广大范围。 我们代表了客户处理非公开的虚假陈述法事务(其中包括政府调查、指控不当定价或价格报告、成本滥用,不正当的销售和营销活动、回扣和有缺陷的产品)。客户包括主要制药公司、国防承包商和航空公司。

  • 海外反腐败法和贪污调查辩护

德杰为客户在涉及贪污和贿赂指控的内部和政府调查中辩护已经有很长的历史。 我们就可能出现的问题,包括自愿披露,纪律处分和补救措施以及当地法律问题,向公司和高级管理人员提供法律咨询。 我们的律师是美国反海外腐败法(FCPA)、英国反贿赂法和全球多个司法管辖区的反洗钱法律专家。      

  • 监察员身份

我们的律师就任何公司与司法部和其他监管机构签订的延期起诉协议作为独立监察员。

作为监察员,我们确保公司的合规基础设施得到适当的设计,并确保其合规基础设施能够发现和防止违规行为。 我们定期进行调查,以确定之前违规行为的根源,以及作为中间人为公司与政府互相联络,使我们的监察员身份能够积极地完成。

dechert-bernardo-piereck-washing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