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igation

国际和破产诉讼

国际诉讼领域卓尔不群的律师事务所

要在国际诉讼方面取得成功,您需要一家具有以下特征的特殊律所:全球一体、经验丰富、轻而易举处理复杂事务、资源丰富以及为实现客户目标不懈努力。换言之,您需要德杰。

我们的国际诉讼律师以其深厚的经验、创新思维、卓越和成功而闻名,在处理于多国进行的同期诉讼事务方面,尤其声名显赫。我们代表政府、跨国公司、主权国家和跨国公司的债权人、投资基金及其他金融机构处理最困难的国际事务。我们不仅在法庭上,而且在行政审裁处、监管机构及替代性争议解决机构面前亦如是。

长期以来,我们为客户在以下方面取得了有利的成果:

  • 反垄断
  • 追回资产和强制执行判决
  • 违反合约
  • 违反信托义务
  • 紧急救济
  • 雇佣事务
  • 破产与清算
  • 知识产权
  • 产品责任(包括大规模侵权)
  • 专业责任
  • 证券诈骗
  • 主权债务
  • 收购

德杰的高度一体化的国际诉讼团队充分利用本所的全球资源。除了分布于全球27个办事处的本团队律师的专业技能之外,我们还与本所财务重组、国际仲裁及其他团队无缝合作,藉助我们与遍布拉丁美洲、欧洲、亚洲和非洲的当地律师建立了稳固的工作关系,可以在任何客户所需要的地方快速组建起最佳律师网络。

经验
  • 代表对冲基金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及其关联公司NML Capital,在针对阿根廷共和国的索赔和判决中追讨27亿美元。该案在13年内进行了跨越11个国家的30多项独立诉讼,以打破多项纪录著称,德杰律师在美国和英国获得了突破性的胜利,并在比利时和瑞士获得了史无前例的裁决。我们最终在2016年为客户取得胜利,当时阿根廷同意与NML及其共同原告达成惊人的46亿美元和解金。
  • 代表墨西哥玻璃制造商Vitro S.A.B. de C.V.及其全球子公司的债权人特设小组,在美国、墨西哥及其他地方参与诉讼和相关破产程序。该案普遍被称为“拯救新兴市场的案件”,在这一先例式争议中,美国法院第一次拒绝执行外国重组计划。德杰在该案以下诉讼程序中担任票据持有人的法律顾问:在墨西哥涉及Vitro的强制执行破产债务申请,在德克萨斯州联邦破产法院进行的诉讼;和在纽约州、密歇根州和德克萨斯州法院进行的相关诉讼。
  • 代表Theravectys,基于慢病毒载体技术开发新一代疫苗的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的被许可人和分拆机构,参与在比利时、法国和美国的法律诉讼。
  • 代表对冲基金Contrarian Capital的一个关联方,参与在美国、香港和新加坡的判决强制执行程序;并在英国高等法院质疑印度尼西亚Asia Pulp & Paper Group的安排计划。我们从英国高等法院获得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该判决阻止了该安排计划,并澄清了未来(特别是非英国公司)使用该类型债权人压制的种种限制。
  • 代表Eferton DMCCM,一家位于迪拜的跨国投资公司,参与在伦敦、香港和美国进行的诉讼,旨在追讨涉及金属交易和融资合同欺诈的大量资金。这些索赔针对的是两家香港公司、一名作为两家公司控制人的中国国民以及在美国和中国的当事方。在香港,我们成功协助客户对该欺诈行为进行了调查,为支持在伦敦的仲裁程序冻结了资产,并向香港政府当局提出申诉,这些努力导致香港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美国联邦局以及中国公安局展开调查。德杰还在伦敦成功提起仲裁程序,其后迅速进行了充分的听证,目前德杰协助客户在香港进行强制执行程序。
  • 代表意大利国民和仲裁员Marco Lacchini,参与一起指控其在担任仲裁庭负责人的两起仲裁案中同意收受酬劳以作出对酬劳提供方有利结果的案件。该事务涉及在意大利进行的两起仲裁以及在英国和美国法院进行的诉讼。   
dechert-bernardo-piereck-washing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