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igation

國際仲裁

國際仲裁的全球領導者

德杰的國際仲裁團隊是國際仲裁領域公認的全球領導者。我們代表主權國和國有企業、各種規模的投資者和企業、高淨值個人,在全球處理條約與合同仲裁事宜。我們的專業團隊定位於全球主要仲裁中心,在各個仲裁庭和司法管轄區處理多種行業和各種語言的仲裁,種類包括由簡單直接的仲裁以至最敏感且複雜的仲裁。

我們是一個擁有全球資源的頂級專業團隊,由50名專業律師組成。我們的精益團隊與合作夥伴深入合作,在控制成本的同時確保最高質量的工作成果。同時,我們是一家全球化律所,在全球擁有900余位律師。我們的定位使得我們能夠輕鬆地為全球客戶配備足夠的資源,包括橫跨不同業務和辦事處的法律專長、與行業專家的直接聯繫以及能以40多種語言開展工作的法律人才。

出類拔萃的律師、輝煌的戰果、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

在短短的10年間,德杰的國際仲裁團隊從無到有,發展成為一支擁有眾多“出色律師”的國際團隊,在為客戶處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中取得“輝煌”戰果(《錢伯斯全球》2017年,《GAR 30》2017年)。

  • 我們是一支緊密團結的團隊,包括由11名享譽全球並具有數十年仲裁審判經驗的合夥人、眾多冉冉升起的明星顧問和律師等組成的辯護律師團隊。
  • 我們活躍於北美、拉丁美洲、歐洲、中東、非洲和亞洲的重大爭議解決項目。
  • 我們維持著在主要行業(如能源、礦業、建築、金融服務和電信等)的技術專長(《錢伯斯全球》2016年)。同時,我們充當先驅者,探索互聯網治理和涉及腐敗的爭議等國際仲裁的新領域。
  • 我們力求提供透徹精闢的分析、精心雕琢的工作產品及出色的訴訟辯護。我們僅聘用最有才華,並致力於國際仲裁業務的律師。我們孜孜以求,通過內部模擬、專業培訓及仲裁研討會讓我們的技藝日臻精湛。
  • 我們站在行業前沿,以辯護律師和常用仲裁員身份為國際法的完善注入新的元素。作為思想領導者,我們通過在業內領先機構發表見解及任教來參與最新問題的討論。
  • 我們通過使用創新的收費模式、第三方資金、最新技術,以及德杰的最佳項目管理團隊努力將客戶的成本降至最低。
  • 我們充滿激情、富有創造力和團隊精神,以德杰獨有的方式與每一位客戶建立密切合作關係。
經驗

協助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大獲全勝

克羅地亞共和國訴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PCA 案號: 2014-15 (UNCITRAL)

在一起有關公司生死存亡、涉及數十億美元的仲裁案中,德杰為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下稱“MOL”)贏得勝利。克羅地亞共和國於2014年依照貿易法委員會(UNCITRAL)仲裁規則在日內瓦針對MOL提起仲裁。克羅地亞指控匈牙利最大油氣公司及中歐和東歐第二大油氣公司MOL,向克羅地亞前總理Ivo Sanader賄賂1,000萬歐元,取得克羅地亞國家能源公司Ina Industrije Nafte d.d(下稱“INA”)的控制權。克羅地亞還指控MOL對INA管理不善,導致克羅地亞的經濟損失達數十億美元。最後,克羅地亞指控MOL對INA構建的管理結構不符合克羅地亞公司法之規定。

UNCITRAL仲裁庭完全駁回克羅地亞對MOL的賄賂指控,也駁回克羅地亞對MOL提起的每一項指控。仲裁庭還裁決,由克羅地亞向MOL支付MOL發生的絕大部分法律費——超過1,500萬美元。

為厄瓜多爾共和國贏得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勝利

伯靈頓資源公司訴厄瓜多爾共和國,ICSID 案號:ARB/08/5

在伯靈頓資源公司訴厄瓜多爾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仲裁中,德杰為厄瓜多爾辯護,並取得成功。因2000年中期油價上漲,厄瓜多爾頒佈對私人石油收入徵收暴利稅,因此引發了這次仲裁案。作為回應,伯靈頓停止納稅且隨後放棄其在厄瓜多爾的亞馬遜區域的運營。同時,厄瓜多爾向伯靈頓提起反索賠,聲稱伯靈頓的業務運營實質上損害了亞馬遜熱帶雨林敏感的生態系統。

仲裁庭作出了具有歷史性的裁決,裁定伯靈頓破壞了環境,須向厄瓜多爾賠償4,100多萬美元和利息。法院駁回伯靈頓所有索賠要求(其中一項索賠要求除外),並裁決伯靈頓有權獲得假設其繼續運營其放棄項目的情況下可尋求的賠償的一部分,約3.79億美元,而不是13.5億美元。

為捷克共和國獲得責任豁免

WNC Factoring Ltd. (英國)訴捷克共和國,PCA案號:2014-34 (UNCITRAL)

德杰代表捷克共和國在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CA)的國際仲裁庭取得全面勝利。原告WNC Factoring Ltd. (一家英國公司)在私有化程序和公開招標中收購了捷克共和國的一家國企Škodaexport (ČEX, a.s.)(隨後改名為BA MU EXPORT, a.s.)。及後,該國企破產並進入破產程序,原告稱這是捷克共和國的過錯,因為捷克共和國對私有化過程處理不當而且未能通過捷克出口銀行提供的融資。原告根據英國與捷克共和國簽署的雙邊投資條約提起索賠,尋求9,000萬美元的損害賠償,隨後降低至7,150萬美元。

德杰代表被告捷克共和國,並與另外一家律所一起擔任其辯護律師。2017年2月22日,由Gavan Griffith QC博士(首席仲裁員)、Robert Volterra教授、James Crawford大法官組成的國際仲裁庭作出最終裁決,完全駁回原告的索賠,並命令原告支付被告發生的一切費用。

代表厄瓜多爾共和國申請撤銷仲裁裁決之破紀錄案例

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 Corporation )與西方石油勘探與開採公司(Occidental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Company )訴厄瓜多爾共和國,ICSID案號:ARB/06/11

德杰代表厄瓜多爾申請撤銷仲裁裁決,隨後,ICSID裁決減少40%賠償額,這是史無前例的。此次爭議由終止亞馬遜油田的產量分成合同引起。在2012年10月5日,仲裁庭裁定原告獲取23億美元賠償加上裁決後的利息,這非常令人難以置信。於是,德杰申請撤銷這一裁決並獲得減少賠償額裁決,這是一次創紀錄的裁決。

代表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一家國有企業取得大勝

Haina Investment Co., Ltd.訴Fondo Patrimonial de las Empresas Reformadas,ICC仲裁

德杰代表多米尼共和國的Fondo Patrimonial de las Empresas Reformadas(下稱“FONPER”)在ICC仲裁庭處理由Haina Investment Co.(下稱“HIC”)提起的仲裁並取得大勝。

FONPER和HIC聯合擁有電力公司Empresa Generadora de Electricidad Haina S.A.(下稱“EGE Haina”),該電力公司向多米尼共和國的消費者提供電力。2012年,FONPER對EGE Haina的一些董事提起刑事指控,稱其一些不法行為對FONPER和多米尼共和國造成危害。及後,HIC對FONPER提起仲裁,要求聲明 HIC 遵守其在 EGE Haina的公司章程與 HIC 的管理合同項下的義務。FONPER 在仲裁時提起反訴,稱HIC 向 EGE Haina轉讓其一些所得稅義務並以此獲取不當得利並損害了 EGE Haina、FONPER及多米尼共和國的利益,違反了其合同義務。

仲裁庭採納我方客戶的反訴,並裁定HIC向我方客戶賠償經濟損失約3,000萬美元。仲裁庭還裁定 HIC 向一些少數股東及EGE Haina支付損害賠償,總賠償金額接近4,600萬美元。在解決這一爭議後,雙方的合資企業仍繼續向多米尼共和國供電,而HIC須承擔其在未來應承擔的所得稅責任。

 

投資者與國家間仲裁

德杰憑藉“無與倫比的經驗”與“對國家行動的瞭解”,成為一家“投資條約仲裁的最佳律所”(《法律500強》2014年)。德杰的國際仲裁律師已代表投資者與國家處理過50餘起投資條約仲裁,許多案件在我們的領域催生了新的法則。我們的服務案例包括在國際投資爭議解決中心(ICSID)和常設仲裁法院(PCA)處理仲裁,及根據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UNCITRAL)規則處理臨時仲裁。

我們代表三大洲11個不同國家及國有企業處理法律事宜並得到廣泛認可,其中在拉丁美洲尤其具有雄厚的實力。同時,我們近一半的投資仲裁經驗是代表投資者處理在非洲、亞洲、歐洲、中東、北美、中美和南美引起的仲裁。我們既代表投資者,也代表國家,這不但令我們擁有獨特的視野與專長,讓我們取得非常大的成功,也使我們作為客觀、值得信賴的辯護律師而贏得仲裁庭的尊重。

國際商業仲裁

我們代表大型私營部門客戶,在全球主要仲裁機構(包括中國國際貿易仲裁委員會(CIETAC)、國際際商會(ICC)、國際爭議解決中心(ICDR)、倫敦國際仲裁院(LCIA)、斯德哥爾摩商會(SCC)與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SIAC),及根據UNCITRAL規則)處理了數百起國際商業仲裁及根據國家仲裁法進行的仲裁。我們的團隊成員曾任職于常設仲裁法院(PCA)的規則起草委員會,曾編寫關於ICC、CIETAC和SIAC仲裁相關的書籍。我們的一些團隊成員亦曾在國際商會(ICC)的國際仲裁法院、全球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仲裁與調解中心擔任高級職務,還有現正在仲裁機構的治理機構作為積極參與者。

全球經驗

我們的全球團隊是一支跨文化、跨語言、跨司法管轄區的團隊。我們在北京、布魯塞爾、迪拜、倫敦、紐約、巴黎、新加坡與華盛頓特區擁有專業仲裁律師。我們的律師擁有在全球各主要仲裁機構處理各大洲(從西方到遠東)仲裁案件的經驗。

北美

我們的美國團隊“在全球就涉及企業與政府的複雜國際仲裁提供全方位的諮詢服務”(《法律500強美國》2016年)。

  • 華盛頓特區。我們在華盛頓特區的團隊地處投資者與國家間仲裁的中心。我們的律師代表投資者和各主權國家在距我們的辦事處只有幾步之遙的國際投資爭議解決中心(ICSID)處理投資條約仲裁,積累了長期的成功業績。在根據UNCITRAL規則進行的臨時投資仲裁方面,我們也擁有豐富的經驗,包括最近代表捷克共和國擊敗克羅地亞的那場引起轟動的全勝之戰。
  • 紐約。我們的紐約團隊在ICC和ICDR仲裁庭處理各種行業(包括金融服務和生命科學)的國際商業仲裁。我們的紐約團隊與我們的國際仲裁團隊密切合作,協助客戶處理判決與仲裁裁決的跨國執法,我們處理的執法事宜橫跨4大洲超過15個國家。

拉丁美洲

我們是拉丁美洲國際仲裁的黃金標準。在這一地區,我們代表主權國與企業客戶處理了數十起條約與商業仲裁。我們的拉丁美洲仲裁團隊十分多元化,包括來自拉丁美洲和西班牙的一些全球領先的國際仲裁律師。除了擁有普通法系經驗和流利的英語能力之外,我們的團隊也經過民事法律方面的培訓,熟練掌握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這令我們能在當地以及其他任何仲裁庭高效地工作。典型案例包括代表厄瓜多爾處理ICSID史上最大的撤銷案,及就對亞馬遜河造成的環境破壞,對外國投資者提起的具有創新性質的數百萬美元反索賠案。

歐洲

德杰“對仲裁程序的瞭解、判斷力以及對國際仲裁的熟悉度令人印象深刻”(《錢伯斯歐洲》2016年)。

  • 巴黎。我們的巴黎團隊設立在仲裁的歷史中心,毗鄰國際商會仲裁法院,其已在全球處理大量重大的商業和投資仲裁,尤其擅長處理在拉丁美洲引起的爭議。該團隊也處理了多起涉及法國締約方、法國法律的事宜及在法國提起的法律訴訟。我們的巴黎律師也非常擅長法國的執法和撤銷程序。比如,我們代表法國的第二大石油公司在巴黎的ICC處理一宗其與一家黎巴嫩公司及其比利時附屬公司之間的關於伊朗油田的爭議仲裁,該仲裁適用法國法律。
  • 倫敦。我們倫敦國際仲裁團隊的複雜商業訴訟業務擁有40余名律師,包括擁有在LCIA和ICC仲裁法院處理仲裁經驗的律師、仲裁員和調解人,其中15名德杰律師是LCIA用戶委員會成員。我們的倫敦團隊擁有為各行業處理重大國際仲裁(包括能源、礦業、建築、金融服務、科技、酒店和股東爭議)的經驗,。在其中一個案件中,我們的團隊代表俄羅斯多家公司處理一項就某俄羅斯合資企業展開涉及20億美元的複雜跨地區爭議,這次爭議在倫敦的兩個不同的LCIA仲裁法院得以解決。
  • 布魯塞爾。我們的律師在歐洲的心臟布魯塞爾有著很強大的實力,擅長處理涉及仲裁與歐盟法律(尤其是投資條約內容)的爭議。比如,我們曾代表捷克共和國處理4起涉及房地產和博彩行業的投資仲裁及私有化問題。

非洲

德杰的仲裁律師與整個的非洲客戶密切合作的廣泛經驗。我們擅長駕馭引起許多爭議而且艱難的政治環境,我們為領先的國際公司處理其在非洲國家所發生的爭議,包括電信與採礦行業。我們也代表客戶處理一些商業爭議,包括涉及北非的建築項目和東非的可再生能源項目的股東問題。

中東

德杰的迪拜辦事處協助主權國家和企業客戶處理在中東的爭議,在解決建築與工程爭議方面尤其具有雄厚的實力。除了在ICC、LCIA及根據UNCITRAL規則處理地區和國際仲裁之外,我們的律師還在DIAC、DIFC-LCIA、ADCCAC處理了多起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產生的國際商業仲裁。我們處理涉及中東各國的重大投資爭議,及根據條約和國際公法處理中東非常敏感的海洋與邊界爭議。

亞洲

客戶依賴我們瞭解亞洲的實際當地商業與監管情況,以解決國際商業與投資爭議。

  • 北京。我們的中國仲裁團隊包括ICC國際仲裁法院的委員及中國領先的仲裁論著《中國仲裁法與實踐》的作者。我們的業務重點是擔任亞洲商業仲裁的律師與仲裁員。比如,我們代表一家中國航空公司就購股協議框架下的一系列交易引起的爭議,在北京的中國國際貿易仲裁委員會(CIETAC)對一位香港公民及其附屬公司提起兩起仲裁(及對由該位香港公民及其附屬公司提起的另一起仲裁進行抗辯)。我們還代表一家中國汽車製造商就3個國際銷售協議引起的爭議在CIETAC對一家美國公司提起3起仲裁。目前,我們為一家中國國有油氣巨頭就其在尼日利亞的稅收相關爭議提供諮詢服務;我們也為一家歐洲大型鞋廠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HKIAC)仲裁裁決項下的其在中國大陸的追償提供諮詢服務。
  • 新加坡。我們的新加坡辦事處在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SIAC)處理很多在中亞、南亞、東南亞引起的合同與條約相關的仲裁及ICC仲裁。我們也合著了以SIAC仲裁為題的領先論著。我們為一家美國石油巨頭就其與亞洲政府和國有企業因產量分成合同引起的一系列複雜的高價值爭議提供諮詢服務。

 

行業經驗

我們處理多個主要行業的國際爭議的專長受到廣泛認可(《錢伯斯全球》,2016年)。我們的團隊作為辯護律師和仲裁員,處理世界各地能源、礦業、建築和電信行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仲裁。

能源

在油氣行業,我們擔任石油巨頭與獨立石油公司、國家、國企的律師,處理了因特許權、產量分成合同、天然氣定價協議引起的數十起爭議,爭議總金額達數十億美元。比如在歐洲,我們代表投資者——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處理一起有事關克羅地亞經濟“皇冠寶石”的仲裁,並取得全面勝利。在南美,我們協助玻利維亞以1,600萬美元解決秘魯籍德裔石油財團在海牙提起的條約訴訟,這大約是索賠者索賠金額的一半。

礦業

我們在礦業行業的專長也得到多方面認可。我們的團隊擔任一些全球最大礦業公司和主權國家的辯護律師,處理其在非洲、亞洲、中東和拉丁美洲引起的礦業爭議。我們的律師代表Pac Rim Cayman處理了其向ICSID法庭提交涉及與薩爾瓦多共和國(EI Salvador)的首批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CAFTA)爭議中的一個爭議。還有,在哥倫比亞將其與一家外國礦業公司在金礦、環境和土著社區方面的重大爭議提交UNCITRAL仲裁一案中,我們為哥倫比亞辯護。

建築

建築與工程爭議是我們的核心業務領域之一。我們代表國企、承包商、工程師、建築師,處理關於大型私人建築與重大公共基礎設施的爭議。我們在建築仲裁方面的經驗包括非洲、亞洲、歐洲、拉丁美洲、中東和北美的項目與締約方。在一次公共事件中,我們代表意大利與西班牙建築公司就十億美元高速公路項目對科威特國提起仲裁。

電信

德杰因解決電信行業國際爭議的專長而聞名。德杰的律師處理了眾多電信仲裁案,因此他們非常瞭解電信運營商、市場動向和監管情況。在一起非常著名的案件中,我們代表法國電信處理其與埃及電信巨頭Orascom之間關於埃及移動網絡運營商Mobinil控制權的15億美元股東爭議,並取得全面勝利。ICC仲裁庭判決法國電信勝訴,並命令Orascom出售在Mobinil持有的股權。在另外一個案件中,我們協助玻利維亞以1億美元解決了意大利電信集團(Telecom Italia)荷蘭部門提起的一起徵用索賠,和解金額約為投資者聲稱所欠金額的10%。

仲裁先鋒

德杰一直被《金融時報》評為全球最具創新思維的律所之一。在日益相互聯繫的世界裡,我們致力在新領域底下應用國際仲裁,包括互聯網、生命科學、腐敗案件和企業爭議。

互聯網

德杰擁有互聯網治理領域的專長,曾就涉及頂級域名而向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ICANN)(一家互聯網全球監管機構)提起仲裁,並因此而聞名。然而,每一次德杰向ICANN提起的仲裁均獲得勝利。有一個案件,我們代表ICM Registry在首次完全獨立審查程序中,就.XXX贊助商頂級域名對ICANN提起仲裁。這次仲裁首次裁定國際法的一般原則適用于互聯網治理。

生命科學

德杰擁有多年為生命科學客戶提供諮詢和代理服務的記錄(《LMG生命科學》,2017年)。隨著行業的全球化,全球製藥、醫學科技、生物科技及其他健康保健公司,委託我們通過仲裁來解決其最重要的國際爭議。在生命科學領域,我們以律師和仲裁員的身份處理了大量涉及專利、許可協議、分銷協議和合資企業的爭議仲裁。我們的客戶和處理的案件遍佈北美、拉丁美洲、歐洲、非洲和亞洲。我們也是國際仲裁相關快速發展新領域的思想領導者。

腐敗案件

我們借鑒刑法的實踐,處理涉及賄賂或其他企業或政府腐敗指控的國際仲裁,併發展出我們的獨有專長。在一起矚目的案件中,我們挫敗了克羅地亞針對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的賄賂指控。在此案中,我們將刑事調查方法、法律與訴訟程序以及人權法的要素引入國際仲裁法院,啟用了蘇格蘭警察廳的前調查員並聯合領先的國際白領犯罪律師進行辯護,最終贏得該案件。此外,我們代表過臺灣處理關於就購買泰雷茲集團(Thales)六艘護衛艦的軍事採購合同支付非法傭金的國際商會(ICC)仲裁。我們成功擊敗了泰雷茲集團提起的司法管轄權與程序異議,使臺灣最終勝訴並獲得8.3億美元賠償。這是法國歷史上最大的ICC仲裁裁決。

企業爭議

我們擅長解決各類企業爭議,包括關於並購、投標與換股要約、股東協議、杠杆收購、僵局條款及合資企業方面的爭議。我們能夠熟練地處理國內與國際企業爭議,不管是公眾企業還是私人企業。比如,我們的律師代表法國與西班牙客戶,就一項股東爭議對一家歐洲餐飲集團提起平行臨時仲裁。我們的客戶被判獲賠7.5億歐元損害賠償。

仲裁員的委任

在多起案件中,我們不僅擔任律師也擔任仲裁員。目前,我們的團隊成員已有50多次被委任為仲裁員,我們擁有極高水平的仲裁員經驗。就仲裁員委任次數而言,我們在全球排名第1位(《GAR 30》,2014年)。因為擁有豐富的仲裁工作經驗,我們不斷參與制定(不僅僅是研究學習)國際法的新內容。我們擔任仲裁員的寶貴經歷使我們瞭解仲裁員如何思考和判決案件,從而提高我們的辯護效率。

generic-section-image2
dechert-bernardo-piereck-washing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