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igation

国际仲裁

国际仲裁的全球领导者

德杰的国际仲裁团队是国际仲裁领域公认的全球领导者。我们代表主权国和国有企业、各种规模的投资者和企业、高净值个人,在全球处理条约与合同仲裁事宜。我们的专业团队定位于全球主要仲裁中心,在各个仲裁庭和司法管辖区处理多种行业和各种语言的仲裁,种类包括由简单直接的仲裁以至最敏感且复杂的仲裁。

我们是一个拥有全球资源的顶级专业团队,由50名专业律师组成。我们的精益团队与合作伙伴深入合作,在控制成本的同时确保最高质量的工作成果。同时,我们是一家全球化律所,在全球拥有900余位律师。我们的定位使得我们能够轻松地为全球客户配备足够的资源,包括横跨不同业务和办事处的法律专长、与行业专家的直接联系以及能以40多种语言开展工作的法律人才。

出类拔萃的律师、辉煌的战果、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

在短短的10年间,德杰的国际仲裁团队从无到有,发展成为一支拥有众多“出色律师”的国际团队,在为客户处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中取得“辉煌”战果(《钱伯斯全球》2017年,《GAR 30》2017年)。

  • 我们是一支紧密团结的团队,包括由11名享誉全球并具有数十年仲裁审判经验的合伙人、众多冉冉升起的明星顾问和律师等组成的辩护律师团队。
  • 我们活跃于北美、拉丁美洲、欧洲、中东、非洲和亚洲的重大争议解决项目。
  • 我们维持着在主要行业(如能源、矿业、建筑、金融服务和电信等)的技术专长(《钱伯斯全球》2016年)。同时,我们充当先驱者,探索互联网治理和涉及腐败的争议等国际仲裁的新领域。
  • 我们力求提供透彻精辟的分析、精心雕琢的工作产品及出色的诉讼辩护。我们仅聘用最有才华,并致力于国际仲裁业务的律师。我们孜孜以求,通过内部模拟、专业培训及仲裁研讨会让我们的技艺日臻精湛。
  • 我们站在行业前沿,以辩护律师和常用仲裁员身份为国际法的完善注入新的元素。作为思想领导者,我们通过在业内领先机构发表见解及任教来参与最新问题的讨论。
  • 我们通过使用创新的收费模式、第三方资金、最新技术,以及德杰的最佳项目管理团队努力将客户的成本降至最低。
  • 我们充满激情、富有创造力和团队精神,以德杰独有的方式与每一位客户建立密切合作关系。
经验

协助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大获全胜

克罗地亚共和国诉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PCA 案号: 2014-15 (UNCITRAL)

在一起有关公司生死存亡、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仲裁案中,德杰为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下称“MOL”)赢得胜利。克罗地亚共和国于2014年依照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仲裁规则在日内瓦针对MOL提起仲裁。克罗地亚指控匈牙利最大油气公司及中欧和东欧第二大油气公司MOL,向克罗地亚前总理Ivo Sanader贿赂1,000万欧元,取得克罗地亚国家能源公司Ina Industrije Nafte d.d(下称“INA”)的控制权。克罗地亚还指控MOL对INA管理不善,导致克罗地亚的经济损失达数十亿美元。最后,克罗地亚指控MOL对INA构建的管理结构不符合克罗地亚公司法之规定。

UNCITRAL仲裁庭完全驳回克罗地亚对MOL的贿赂指控,也驳回克罗地亚对MOL提起的每一项指控。仲裁庭还裁决,由克罗地亚向MOL支付MOL发生的绝大部分法律费——超过1,500万美元。

为厄瓜多尔共和国赢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胜利

伯灵顿资源公司诉厄瓜多尔共和国,ICSID 案号:ARB/08/5

在伯灵顿资源公司诉厄瓜多尔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仲裁中,德杰为厄瓜多尔辩护,并取得成功。因2000年中期油价上涨,厄瓜多尔颁布对私人石油收入征收暴利税,因此引发了这次仲裁案。作为回应,伯灵顿停止纳税且随后放弃其在厄瓜多尔的亚马逊区域的运营。同时,厄瓜多尔向伯灵顿提起反索赔,声称伯灵顿的业务运营实质上损害了亚马逊热带雨林敏感的生态系统。

仲裁庭作出了具有历史性的裁决,裁定伯灵顿破坏了环境,须向厄瓜多尔赔偿4,100多万美元和利息。法院驳回伯灵顿所有索赔要求(其中一项索赔要求除外),并裁决伯灵顿有权获得假设其继续运营其放弃项目的情况下可寻求的赔偿的一部分,约3.79亿美元,而不是13.5亿美元。

为捷克共和国获得责任豁免

WNC Factoring Ltd. (英国)诉捷克共和国,PCA案号:2014-34 (UNCITRAL)

德杰代表捷克共和国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PCA)的国际仲裁庭取得全面胜利。原告WNC Factoring Ltd. (一家英国公司)在私有化程序和公开招标中收购了捷克共和国的一家国企Škodaexport (ČEX, a.s.)(随后改名为BA MU EXPORT, a.s.)。及后,该国企破产并进入破产程序,原告称这是捷克共和国的过错,因为捷克共和国对私有化过程处理不当而且未能通过捷克出口银行提供的融资。原告根据英国与捷克共和国签署的双边投资条约提起索赔,寻求9,000万美元的损害赔偿,随后降低至7,150万美元。

德杰代表被告捷克共和国,并与另外一家律所一起担任其辩护律师。2017年2月22日,由Gavan Griffith QC博士(首席仲裁员)、Robert Volterra教授、James Crawford大法官组成的国际仲裁庭作出最终裁决,完全驳回原告的索赔,并命令原告支付被告发生的一切费用。

代表厄瓜多尔共和国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之破纪录案例

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 Corporation )与西方石油勘探与开采公司(Occidental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Company )诉厄瓜多尔共和国,ICSID案号:ARB/06/11

德杰代表厄瓜多尔申请撤销仲裁裁决,随后,ICSID裁决减少40%赔偿额,这是史无前例的。此次争议由终止亚马逊油田的产量分成合同引起。在2012年10月5日,仲裁庭裁定原告获取23亿美元赔偿加上裁决后的利息,这非常令人难以置信。于是,德杰申请撤销这一裁决并获得减少赔偿额裁决,这是一次创纪录的裁决。

代表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一家国有企业取得大胜

Haina Investment Co., Ltd.诉Fondo Patrimonial de las Empresas Reformadas,ICC仲裁

德杰代表多米尼共和国的Fondo Patrimonial de las Empresas Reformadas(下称“FONPER”)在ICC仲裁庭处理由Haina Investment Co.(下称“HIC”)提起的仲裁并取得大胜。

FONPER和HIC联合拥有电力公司Empresa Generadora de Electricidad Haina S.A.(下称“EGE Haina”),该电力公司向多米尼共和国的消费者提供电力。2012年,FONPER对EGE Haina的一些董事提起刑事指控,称其一些不法行为对FONPER和多米尼共和国造成危害。及后,HIC对FONPER提起仲裁,要求声明 HIC 遵守其在 EGE Haina的公司章程与 HIC 的管理合同项下的义务。FONPER 在仲裁时提起反诉,称HIC 向 EGE Haina转让其一些所得税义务并以此获取不当得利并损害了 EGE Haina、FONPER及多米尼共和国的利益,违反了其合同义务。

仲裁庭采纳我方客户的反诉,并裁定HIC向我方客户赔偿经济损失约3,000万美元。仲裁庭还裁定 HIC 向一些少数股东及EGE Haina支付损害赔偿,总赔偿金额接近4,600万美元。在解决这一争议后,双方的合资企业仍继续向多米尼共和国供电,而HIC须承担其在未来应承担的所得税责任。

投资者与国家间仲裁

德杰凭借“无与伦比的经验”与“对国家行动的了解”,成为一家“投资条约仲裁的最佳律所”(《法律500强》2014年)。德杰的国际仲裁律师已代表投资者与国家处理过50余起投资条约仲裁,许多案件在我们的领域催生了新的法则。我们的服务案例包括在国际投资争议解决中心(ICSID)和常设仲裁法院(PCA)处理仲裁,及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规则处理临时仲裁。

我们代表三大洲11个不同国家及国有企业处理法律事宜并得到广泛认可,其中在拉丁美洲尤其具有雄厚的实力。同时,我们近一半的投资仲裁经验是代表投资者处理在非洲、亚洲、欧洲、中东、北美、中美和南美引起的仲裁。我们既代表投资者,也代表国家,这不但令我们拥有独特的视野与专长,让我们取得非常大的成功,也使我们作为客观、值得信赖的辩护律师而赢得仲裁庭的尊重。

国际商业仲裁

我们代表大型私营部门客户,在全球主要仲裁机构(包括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国际际商会(ICC)、国际争议解决中心(ICDR)、伦敦国际仲裁院(LCIA)、斯德哥尔摩商会(SCC)与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及根据UNCITRAL规则)处理了数百起国际商业仲裁及根据国家仲裁法进行的仲裁。我们的团队成员曾任职于常设仲裁法院(PCA)的规则起草委员会,曾编写关于ICC、CIETAC和SIAC仲裁相关的书籍。我们的一些团队成员亦曾在国际商会(ICC)的国际仲裁法院、全球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仲裁与调解中心担任高级职务,还有现正在仲裁机构的治理机构作为积极参与者。

全球经验

我们的全球团队是一支跨文化、跨语言、跨司法管辖区的团队。我们在北京、布鲁塞尔、迪拜、伦敦、纽约、巴黎、新加坡与华盛顿特区拥有专业仲裁律师。我们的律师拥有在全球各主要仲裁机构处理各大洲(从西方到远东)仲裁案件的经验。

北美

我们的美国团队“在全球就涉及企业与政府的复杂国际仲裁提供全方位的咨询服务”(《法律500强美国》2016年)。

  • 华盛顿特区。我们在华盛顿特区的团队地处投资者与国家间仲裁的中心。我们的律师代表投资者和各主权国家在距我们的办事处只有几步之遥的国际投资争议解决中心(ICSID)处理投资条约仲裁,积累了长期的成功业绩。在根据UNCITRAL规则进行的临时投资仲裁方面,我们也拥有丰富的经验,包括最近代表捷克共和国击败克罗地亚的那场引起轰动的全胜之战。
  • 纽约。我们的纽约团队在ICC和ICDR仲裁庭处理各种行业(包括金融服务和生命科学)的国际商业仲裁。我们的纽约团队与我们的国际仲裁团队密切合作,协助客户处理判决与仲裁裁决的跨国执法,我们处理的执法事宜横跨4大洲超过15个国家。

拉丁美洲

我们是拉丁美洲国际仲裁的黄金标准。在这一地区,我们代表主权国与企业客户处理了数十起条约与商业仲裁。我们的拉丁美洲仲裁团队十分多元化,包括来自拉丁美洲和西班牙的一些全球领先的国际仲裁律师。除了拥有普通法系经验和流利的英语能力之外,我们的团队也经过民事法律方面的培训,熟练掌握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这令我们能在当地以及其他任何仲裁庭高效地工作。典型案例包括代表厄瓜多尔处理ICSID史上最大的撤销案,及就对亚马逊河造成的环境破坏,对外国投资者提起的具有创新性质的数百万美元反索赔案。

欧洲

德杰“对仲裁程序的了解、判断力以及对国际仲裁的熟悉度令人印象深刻”(《钱伯斯欧洲》2016年)。

  • 巴黎。我们的巴黎团队设立在仲裁的历史中心,毗邻国际商会仲裁法院,其已在全球处理大量重大的商业和投资仲裁,尤其擅长处理在拉丁美洲引起的争议。该团队也处理了多起涉及法国缔约方、法国法律的事宜及在法国提起的法律诉讼。我们的巴黎律师也非常擅长法国的执法和撤销程序。比如,我们代表法国的第二大石油公司在巴黎的ICC处理一宗其与一家黎巴嫩公司及其比利时附属公司之间的关于伊朗油田的争议仲裁,该仲裁适用法国法律。
  • 伦敦。我们伦敦国际仲裁团队的复杂商业诉讼业务拥有40余名律师,包括拥有在LCIA和ICC仲裁法院处理仲裁经验的律师、仲裁员和调解人,其中15名德杰律师是LCIA用户委员会成员。我们的伦敦团队拥有为各行业处理重大国际仲裁(包括能源、矿业、建筑、金融服务、科技、酒店和股东争议)的经验,。在其中一个案件中,我们的团队代表俄罗斯多家公司处理一项就某俄罗斯合资企业展开涉及20亿美元的复杂跨地区争议,这次争议在伦敦的两个不同的LCIA仲裁法院得以解决。
  • 布鲁塞尔。我们的律师在欧洲的心脏布鲁塞尔有着很强大的实力,擅长处理涉及仲裁与欧盟法律(尤其是投资条约内容)的争议。比如,我们曾代表捷克共和国处理4起涉及房地产和博彩行业的投资仲裁及私有化问题。

非洲

德杰的仲裁律师与整个的非洲客户密切合作的广泛经验。我们擅长驾驭引起许多争议而且艰难的政治环境,我们为领先的国际公司处理其在非洲国家所发生的争议,包括电信与采矿行业。我们也代表客户处理一些商业争议,包括涉及北非的建筑项目和东非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股东问题。

中东

德杰的迪拜办事处协助主权国家和企业客户处理在中东的争议,在解决建筑与工程争议方面尤其具有雄厚的实力。除了在ICC、LCIA及根据UNCITRAL规则处理地区和国际仲裁之外,我们的律师还在DIAC、DIFC-LCIA、ADCCAC处理了多起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产生的国际商业仲裁。我们处理涉及中东各国的重大投资争议,及根据条约和国际公法处理中东非常敏感的海洋与边界争议。

亚洲

客户依赖我们了解亚洲的实际当地商业与监管情况,以解决国际商业与投资争议。

  • 北京。我们的中国仲裁团队包括ICC国际仲裁法院的委员及中国领先的仲裁论著《中国仲裁法与实践》的作者。我们的业务重点是担任亚洲商业仲裁的律师与仲裁员。比如,我们代表一家中国航空公司就购股协议框架下的一系列交易引起的争议,在北京的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对一位香港公民及其附属公司提起两起仲裁(及对由该位香港公民及其附属公司提起的另一起仲裁进行抗辩)。我们还代表一家中国汽车制造商就3个国际销售协议引起的争议在CIETAC对一家美国公司提起3起仲裁。目前,我们为一家中国国有油气巨头就其在尼日利亚的税收相关争议提供咨询服务;我们也为一家欧洲大型鞋厂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仲裁裁决项下的其在中国大陆的追偿提供咨询服务。
  • 新加坡。我们的新加坡办事处在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处理很多在中亚、南亚、东南亚引起的合同与条约相关的仲裁及ICC仲裁。我们也合著了以SIAC仲裁为题的领先论著。我们为一家美国石油巨头就其与亚洲政府和国有企业因产量分成合同引起的一系列复杂的高价值争议提供咨询服务。
行业经验

我们处理多个主要行业的国际争议的专长受到广泛认可(《钱伯斯全球》,2016年)。我们的团队作为辩护律师和仲裁员,处理世界各地能源、矿业、建筑和电信行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仲裁。

能源

在油气行业,我们担任石油巨头与独立石油公司、国家、国企的律师,处理了因特许权、产量分成合同、天然气定价协议引起的数十起争议,争议总金额达数十亿美元。比如在欧洲,我们代表投资者——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处理一起有事关克罗地亚经济“皇冠宝石”的仲裁,并取得全面胜利。在南美,我们协助玻利维亚以1,600万美元解决秘鲁籍德裔石油财团在海牙提起的条约诉讼,这大约是索赔者索赔金额的一半。

矿业

我们在矿业行业的专长也得到多方面认可。我们的团队担任一些全球最大矿业公司和主权国家的辩护律师,处理其在非洲、亚洲、中东和拉丁美洲引起的矿业争议。我们的律师代表Pac Rim Cayman处理了其向ICSID法庭提交涉及与萨尔瓦多共和国(EI Salvador)的首批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CAFTA)争议中的一个争议。还有,在哥伦比亚将其与一家外国矿业公司在金矿、环境和土著社区方面的重大争议提交UNCITRAL仲裁一案中,我们为哥伦比亚辩护。

建筑

建筑与工程争议是我们的核心业务领域之一。我们代表国企、承包商、工程师、建筑师,处理关于大型私人建筑与重大公共基础设施的争议。我们在建筑仲裁方面的经验包括非洲、亚洲、欧洲、拉丁美洲、中东和北美的项目与缔约方。在一次公共事件中,我们代表意大利与西班牙建筑公司就十亿美元高速公路项目对科威特国提起仲裁。

电信

德杰因解决电信行业国际争议的专长而闻名。德杰的律师处理了众多电信仲裁案,因此他们非常了解电信运营商、市场动向和监管情况。在一起非常著名的案件中,我们代表法国电信处理其与埃及电信巨头Orascom之间关于埃及移动网络运营商Mobinil控制权的15亿美元股东争议,并取得全面胜利。ICC仲裁庭判决法国电信胜诉,并命令Orascom出售在Mobinil持有的股权。在另外一个案件中,我们协助玻利维亚以1亿美元解决了意大利电信集团(Telecom Italia)荷兰部门提起的一起征用索赔,和解金额约为投资者声称所欠金额的10%。

仲裁先锋

德杰一直被《金融时报》评为全球最具创新思维的律所之一。在日益相互联系的世界里,我们致力在新领域底下应用国际仲裁,包括互联网、生命科学、腐败案件和企业争议。

互联网

德杰拥有互联网治理领域的专长,曾就涉及顶级域名而向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一家互联网全球监管机构)提起仲裁,并因此而闻名。然而,每一次德杰向ICANN提起的仲裁均获得胜利。有一个案件,我们代表ICM Registry在首次完全独立审查程序中,就.XXX赞助商顶级域名对ICANN提起仲裁。这次仲裁首次裁定国际法的一般原则适用于互联网治理。

生命科学

德杰拥有多年为生命科学客户提供咨询和代理服务的记录(《LMG生命科学》,2017年)。随着行业的全球化,全球制药、医学科技、生物科技及其他健康保健公司,委托我们通过仲裁来解决其最重要的国际争议。在生命科学领域,我们以律师和仲裁员的身份处理了大量涉及专利、许可协议、分销协议和合资企业的争议仲裁。我们的客户和处理的案件遍布北美、拉丁美洲、欧洲、非洲和亚洲。我们也是国际仲裁相关快速发展新领域的思想领导者。

腐败案件

我们借鉴刑法的实践,处理涉及贿赂或其他企业或政府腐败指控的国际仲裁,并发展出我们的独有专长。在一起瞩目的案件中,我们挫败了克罗地亚针对MOL Hungarian Oil and Gas的贿赂指控。在此案中,我们将刑事调查方法、法律与诉讼程序以及人权法的要素引入国际仲裁法院,启用了苏格兰警察厅的前调查员并联合领先的国际白领犯罪律师进行辩护,最终赢得该案件。此外,我们代表过台湾处理关于就购买泰雷兹集团(Thales)六艘护卫舰的军事采购合同支付非法佣金的国际商会(ICC)仲裁。我们成功击败了泰雷兹集团提起的司法管辖权与程序异议,使台湾最终胜诉并获得8.3亿美元赔偿。这是法国历史上最大的ICC仲裁裁决。

企业争议

我们擅长解决各类企业争议,包括关于并购、投标与换股要约、股东协议、杠杆收购、僵局条款及合资企业方面的争议。我们能够熟练地处理国内与国际企业争议,不管是公众企业还是私人企业。比如,我们的律师代表法国与西班牙客户,就一项股东争议对一家欧洲餐饮集团提起平行临时仲裁。我们的客户被判获赔7.5亿欧元损害赔偿。

仲裁员的委任

在多起案件中,我们不仅担任律师也担任仲裁员。目前,我们的团队成员已有50多次被委任为仲裁员,我们拥有极高水平的仲裁员经验。就仲裁员委任次数而言,我们在全球排名第1位(《GAR 30》,2014年)。因为拥有丰富的仲裁工作经验,我们不断参与制定(不仅仅是研究学习)国际法的新内容。我们担任仲裁员的宝贵经历使我们了解仲裁员如何思考和判决案件,从而提高我们的辩护效率。

generic-section-image2
dechert-bernardo-piereck-washington